武汉军运会开幕当天,美国正在进行冠状病毒爆发。

武汉军运会开幕当天,美国正在进行冠状病毒爆发。

2019年10月18日,武汉军事演习开幕当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盖茨基金会举行了“事件201”演习,称为“神圣预言”。这次演习的目的是模拟对新冠病毒爆发和全球传播的反应。参加演习的海恩斯现在是拜登政府的“国家情报局长”,负责所谓的“新冠病毒-19追踪”。相关阅读:美国媒体称中国操纵奥运会,俄罗斯媒体掌掴:天真恶毒的《今日俄罗斯》网站文章7月30日,原名:疯狂攻击中国奥运成绩,对抗北京歇斯底里的金牌一定是现在在美国的《纽约时报》,就连中国的体育成就也受到了批评,比如最近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高度批评的文章。

这是美国流行歇斯底里文化的典型例子。该报发表了一篇令人惊讶的文章,题为“中国体育机器的唯一目标: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最多的金牌”。文章称,中国操纵奥运会是出于政治目的。不,这不是玩笑。美国和中国都有丰富的奥运历史,两国在奖牌榜上竞争激烈。《纽约时报》的文章自以为是,荒谬可笑。这简直是对中国奥运运动员的侮辱。这篇文章完全缺乏自我反省,因为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比美国更具竞争力。一篇关于中国的如此糟糕的文章被发表也就不足为奇了。

它说明了美国媒体中一种更广泛的流行病。美国媒体——配合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现在变得尽可能消极、诽谤(中国)和歇斯底里。因此,难怪中国人越来越鄙视西方媒体的报道。特别是,美国三大报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反华报道,批评、诋毁和攻击中国的每一项发展(有些人认为中国在奥运会上的成就应该被否定)。这些报道的荒谬可以更好地解释美国媒体和政治阶层在中国问题上是如何完全失去理智的。

美国正变得越来越不安全,主流评论员无法忍受中国在体育方面做得很好。这很奇怪,因为美国没有理由在这方面感到自卑。尽管“歇斯底里文化”正在美国蔓延,特别是在政府外交政策方面,但中国挑战将真正的不安全感投射到美国对其世界地位的集体自尊上。这一现象与其说是因为担心迫在眉睫的“攻击”,不如说是因为担心其他国家可能超越自己。最后,它推断出一种默认观点,即美国应该始终主宰世界,并按照自己的方向塑造世界。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霸权问题,霸权是常态的信念。

比如“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回来了!”这些口号突出了一种固有的想法,即美国已经失去了一些东西,必须重新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中国被认为是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并被视为美国所有国内问题的替罪羊。因此,答案是遏制外交政策——这一政策越来越不合理。美国感到不安全的结果是对中国荒谬的负面报道,以及对地缘政治竞争和中国所有领域的诽谤。从疫苗到奥运会、贸易、科技,据说一切都是一场零和、毫不妥协的政治斗争——其中中国的成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审查和抹黑。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的“威胁”占据了美国人的头脑,很少有报道能比《纽约时报》的天真和恶毒的攻击更完美地说明这一点(30日,在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仰泳决赛中,俄罗斯奥运代表团的叶夫根尼·拉洛夫获得冠军,美国的瑞安·墨菲和英国的格林班克分别获得银牌和铜牌。赛后,墨菲在记者招待会上暗示,比赛“不干净”,“我很沮丧”。因为之前的(兴奋剂)事件,我不能100%肯定比赛是“干净的”。但他说他不是在责怪拉洛夫,而是在责怪整个运动。

30日下午,俄罗斯奥委会官员在推特上发布了对所谓“俄罗斯被指控使用兴奋剂”的回应,暗示别有用心的人正在“重复老调”,这里是“我们的胜利”。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